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手游 » 正文

老公和漂亮保姆的风流快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21:53:53  

   好男人的好各不相同,坏男人的坏,几乎都一样,大同小异。坏男人一般都是这样:成心欺骗女人;利用女人;欺负女人;甚至故意折磨女人,让她痛苦……

  早上送儿子上学回来,无意中走到我们以前准备买房的一个小区,我们已在那里看了无数次房子了,对那里的一切都很熟悉。让我意外的是,风舒的车停在那个小区,我躲到一边,过了一会儿,就见风舒从楼上下来了,开着车出了小区。这就是他经常不回家的答案,一切都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黛莺(化名)可列入漂亮女人之列,但她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漂亮,而是很有特点,那一头乌黑乌黑的长发和一双幽深幽深的眼睛,那里面似乎藏着一世的忧伤。但她笑起来时,一双眸子又如少女般灵动生辉,一览无余。我猜她才二十七八,她说她已经32岁了,就这样她还说这两年老得快,以前别人是猜不出她年龄的。

  我拼死拼活要跟他走

  我和风舒(化名)是“同在异乡为异客”的情境下相识的。2001年,我们都在郑州打工,因为是老乡,自然觉得亲切些,他有事没事总爱到厂里来找我。

  春节在家,我一直盼望他能来找我,但他始终没有出现。家里人帮我在武汉找了一份工作,我没有再回郑州。

  两年后,我打了他的电话。之后,他每天给我打几个电话,每隔几天就写一封信。我向所有的人宣布我有了男朋友。没多久,风舒来了,只提了一个箱子,他说为了我,他抛弃了那边的一切。

  2004年3月的一天,我妈突然打电话叫我赶快回家一趟,说有一封加急信给我。我和风舒一起回了家,父母不让他进门,把那封信拿了出来。我一看就懵了,信上说风舒已经结婚了,还有一个6个月大的儿子,写信人是他的妻子。

  风舒坦白了,说这一切都是真的,他在郑州做了别人的上门女婿。但他信誓旦旦地保证,说他已经离了婚,会永远对我好的。我父母说:“如果你跟了他,就永远不要进这个家门!”

  我们在外面租房子住,一无所有。他出去开“麻木”,早出晚归,我在家给他做饭。

  我们住的附近有一个小市场,2005年,他哥哥帮我们在市场租了一个门面。我回家拿了4000块钱,他哥哥又给我们凑了一万多块,我们终于拥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店。

  2006年,我们结婚了。儿子出世后,他对我们母子百般呵护,万般疼爱。

  他和家里的小保姆扯不清

  2006年,我们有了一点积蓄,就在汉口开了一家店经营建材生意。因为忙生意,我们请了一个小保姆,叫小美(化名),刚刚15岁,帮忙守武昌这边的老店,我则守汉口那个新店。从此。风舒就在汉口、武昌之间两边跑。到了年底,一算账,我们竟然赚了几万块钱。2007年,为了方便进货,我们买了一辆二手车。

  因为要看店,晚上我经常不回家,就住在店里。2007年,我突然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,但又说不出什么。我们的房子是一室一厅,我和他睡卧室,小美带着孩子睡客厅,我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但因为忙于生意,也就没有多想。

  我30岁的生日那天,风舒送了一条项链给我。有个姐妹提醒我,说他肯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,不然不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你。我想都没想便反驳说这绝对不可能。

  一天,风舒喝醉了,竟然从兜里拿出一份病历给我看,上面是小美的流产记录。我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,原来我的第六感觉是对的,我没有想到那个小丫头一天天长大了,更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,我一心扑在我们的生意上,真的太疏忽了。

  事后,他解释说那是小美和别人的孩子,因为小美在我们家做事,他不得不帮忙。看着他恳切的样子,我半信半疑。我同学说,这样的话你也相信?或许我有一点自欺欺人吧,我还是相信了风舒。

  一个星期后,他看中了一个大门面,但我们的资金不够。我知道他看中什么东西就一定要得到,否则会后悔一辈子。我只好出去给他凑钱,帮他把那个店盘下来。我对他说:“这个店关系到我们一家人的性命,成败在此一举,将来万一没做好,你不要怪我,我已经竭尽全力了。”

  后来我把小美辞掉了。有一天她到我们家来玩,专门和我作对,最后还和我吵了起来,骂的话很难听。她以前做过的事我心里清楚,我也不再计较,她为什么还来打扰我的生活呢?

  为了保住这个家,我放弃了汉口的那个店,一心一意回到武昌的家里守着。可是,这时,我已经守不住风舒了。他有时开车出去后,一连几天都不回来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  我们的大店开张后,风舒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了,别人老板前老板后地叫他,他听了心里美滋滋的,他那些狐朋狗友也都涌了来,经常拉着他出入各种娱乐场所。我们俩越走越远,开始了冷战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,我长年累月地守着店,通常早上5点多就起床,累了一天,晚上回去的时候,在公汽上都睡着了。我以为这就是所谓的“七年之痒”,可能大家都这样有一些厌倦吧,也没多想。

  他和隔壁的嫂子好上了

  2007年10月以后,风舒对我特别冷淡,经常是好多天都不回来,好不容易回家一次,往往是一回来倒头便睡。我以为是生意不好,他压力太大了。

  快过年的时候,一天他回家了,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,我问他怎么了,他淡漠地说:“跟你说了有什么用?”我说有什么难事就说出来,大家一起解决。结果他说差钱,店里的资金周转不灵,我马上跑出去帮他借钱,我做梦都没有想到,他会用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在外面养女人。

  2008年4月的一天,我早上送儿子上学回来,无意中走到我们以前准备买房的一个小区,我们已在那里看了无数次房子了,对那里的一切都很熟悉。让我意外的是,风舒的车停在那个小区,我躲到一边,过了一会儿,就见风舒从楼上下来了,开着车出了小区。这就是他经常不回家的答案,一切都再清楚不过了。回家的路很短,我却用了所有的力气和勇气才走完。

  我很平静打电话给他说,我们离婚吧。他让我等他3年,等他把一切都处理妥当。可是我3天都不愿意等了。“五一”假期那几天,他终于回家了,我们狠狠地打了一架,把所有的照片都撕掉了。这时儿子又病了,要做手术,有那么一刻,我真的犹豫了,我们要是离了,我的孩子以后怎么办?他还不到6岁啊。可是这样的日子又有什么意思呢?他整个人都变了,变得我摸不着,看不透了,哀莫大于心死,我们协商办了离婚手续。

  因为儿子归他抚养,我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拿,几乎净身出户,连结婚戒指和手机他都收了回去。这一切我都没有什么怨言,只要他能好好照顾儿子。

  离婚之后,有一次我去看儿子,在店铺里面看见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,戴着夸张的太阳镜,牵着一条狗,这女人原来是我们店子旁边美容 院里的一个嫂子。有人告诉我,她就是风舒找的女人。原来,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。

  现在,我们共同打拼下来的那个大店铺,风舒说经营不下去了,要转手。我让他转给我,他不肯。为了这个店铺,我们起早摸黑,由小到大,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啊,记得当年他为了做招牌,精雕细磨,花了大半夜的时间。这个店就像我们的孩子,看着它长大,到今天说转手就转手,就像在割我身上的一块肉一样,很痛很痛。这个店铺也是他的立家之本啊,没有了它,儿子以后的生活、教育费用怎么办?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